风不承橙花

风不承橙花

檐嘉作者

现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阅文集团

发布时间:2020-09-06 16:02:18

在线阅读

《风不承橙花》作者:檐嘉,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冯逢,柯子绪,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冯逢的长相被青春气掩盖了出众,她记得她的妈妈拥有像赵薇一样大到时刻盈着水的眼睛,鼻子又直又挺,而冯逢的鼻子在架眼镜那里有一块凸起

《风不承橙花》免费试读

冯逢的长相被青春气掩盖了出众,她记得她的妈妈拥有像赵薇一样大到时刻盈着水的眼睛,鼻子又直又挺,而冯逢的鼻子在架眼镜那里有一块凸起,很像她的舅舅。

冯逢身上最大的缺点是固执,但她固执的用她的固执保护着自己。人用肉身活着,总是有些什么东西用作盾的,家世学识,还是朋友爱人,都是伤害到达之前的几扇门,当门一扇扇消失,只剩下门背后的骸骨。

冯逢在上学的一路上都被老师评价为安静内向的女生,就连亲人在和别人介绍她时都会说她不出趟,不爱说话。后来她知道,人生在世,哪怕想要一个愿意了解自己的人都是妄想。

无趣的人是不会有有趣的朋友的,冯逢看着自己的朋友们,觉得自己一定是有趣的。

柯子绪是冯逢唯一的异性朋友,一个精致的话痨。高三的时候班上的人渐渐少了,很多人选择去全天的一对一辅导,为了最后的考试冲刺。冯逢成绩没那么好,她喜欢在学校上晚自习,她在这所学校生活了快六年,她一味珍惜这个校园。

柯子绪成绩也就那样,完全不在意高考的样子,中午还是要去篮球场消食,上晚自习也不紧不慢的。

冯逢和柯子绪的友情始源于一个煎饼。

那时候各种外卖软件都还没有出现,街上也没有赶命一样的黄色和蓝色的外卖小哥。想要吃校外的东西,就只能指望一张一张收集起来的外卖单子上面的电话号码。冯逢和闺蜜李稳稳桌肚子里多得是花花绿绿的外卖单子,出宝寿司,李师傅私房牛肉面等等多了去了。明明河西中学是拥有三层食堂的豪华中学,都满足不了想要偷吃的学生们,吃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这天冯逢和李稳稳已经在厕所偷偷摸摸的打完电话定了两个玲玲煎饼,学习的压力也只能靠食物来稍加缓解了。可是李稳稳的妈妈忽然说要来接她出去吃饭。冯逢握着两个热乎乎的煎饼坐在教学楼前暗擦擦的角落,看着校外树荫之后两条街上闪烁着橘色链灯的两座大厦,如果未来可以站在橘灯那里看夜景就好了,冯逢想着。紫金山的夜景好看,就算是在山上停车场那里,被无数的低栽的高树的树冠遮掩,但是整座城聚起的是故事,一盏灯是一个故事,下面都有一辆车,一个家。

以前,冯逢的妈妈会带着她去爬晚上的紫金山,到山上的停车场经山风一吹,就没有了疲累。

冯逢收回眼光,开始打开属于她一个人的加餐。

“嚯,真香!”

冯逢给吓了一跳,回头看见蹲在台阶上抱着篮球的柯子绪,他头上的白炽灯正明亮。

“吓我一跳,我以为班主任呢。”冯逢平时是不怎么和男生说话的。

“你一个人吃得了两个煎饼么?”柯子绪刚刚消耗完体力,自然是肚子饿了,也觉得这个女孩子饭量挺大。

“本来和李稳稳一起定的,结果她妈妈接她出去吃饭了。”本着礼貌,冯逢又问,“你要吃么?”

“吃!”柯子绪篮球往地上一怼,毫不客气地啃起煎饼。

话痨嘛,自然是吃都堵不上嘴的。

“你上几节晚自习啊?”柯子绪问。

“两节,然后我家人来接我。你呢?”

“我住校,闲着也是闲着,就上三节。你家住的远么?”

“不远,就前面的银杏花园。”这种一问一答的方式显然还是有些尴尬的。

“我看你好文静,都不怎么说话。从分班到现在我和你都没怎么说过话诶。”柯子绪的煎饼很快就渣都不剩了。

“啊,是啊,也没什么机会说主要是。”冯逢也不知道如何能够大方的和男生相处,所以都不怎么和男生讲话的。

“不过也挺好的,有的女生就太吵了。”

冯逢虽然不怎么说话,但是耳听八方,女生多的地方怎么可能没有八卦?冯逢不用想也知道柯子绪说的是谁。由于柯子绪浓眉大眼的个子也高,班上或者班外都算是女生缘很好,尤其是班上有个女生褚佳雯传说很喜欢柯子绪。褚佳雯本身也是盘儿靓条儿顺,自然有些骄傲,平时老是爱和柯子绪挑事,估计是借此来提高在柯子绪心中的存在感。

冯逢其实挺不能理解这样的女生的,如果是喜欢人家难道不是应该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出来么,怎么偏偏要把刁蛮当成有个性呢?男生都顺着她就说明是喜欢了?

“我能加你个QQ么?”柯子绪提议道,然后掏出手机。

“群里有啊,不过我不怎么用QQ 的。”

于是两个人加了微信。

柯子绪不是个会见外的人,从那天一个煎饼之缘之后,他见到冯逢也会时不时地逗她。久而久之,两个人也熟络起来,抄作业的时候那饱含默契的操作,李稳稳看了都比赞。

冯逢是找的学校里面的老师补习,周末一整天都在几个老师的住处辗转,然后经过报亭买一本鬼故事,回家趁着天光看完,因为晚上她连看都不敢看。接着晚上又要不停地做习题。

其实之前冯逢有好几次经过报亭的时候都会看到柯子绪和几个男生经过,但是以往冯逢看到也就算了,柯子绪看着冯逢冷若冰霜也不敢靠近。自从那次加了微信,偶尔聊几句,柯子绪见到她买书就会大老远的叫她。

“诶!冯逢!”然后脱离球友先过来,“你在买什么呢?”

“鬼故事。”

“啊?你不害怕么?”柯子绪皱眉,他可以说是胆小如鼠的。

“还好。你们刚打完球啊?”冯逢朝他身后的那群人中快速地扫了一眼。

“是啊,我们先去吃饭了啊。”柯子绪的同伴们跟上来了,他也就和冯逢告别了。

冯逢站在那里,看着他们一行人离开的背影,阳光下的恣意少年,最是少女心中嫩芽的灌溉。随后冯逢把小说装起来骑车回家。

那时候,冯逢还有一个放松途径是看语文习题集上的阅读理解那些阅读理解收录了许多优秀散文。她很喜欢舒婷,买了很多舒婷的文集随笔集做摘抄。舒婷的文字就像浅溪,贴着溪底的五彩石细弱流淌,顺着她的文字就能看得见汪洋,诠释了什么叫做水到渠成,那是冯逢喜欢她的原因。

冯逢甚至嫌文艺青年也是俗气的标签,说着念着名人名言的人容易被误解,卖弄也是客气的说法。冯逢想,那些句子被说出来的时候,并不在同一境况,也不在同一心情,自然也不能因为一句话去揣测说者之心。可惜现在这个社会,谁又会给谁尊重,谁又会好奇谁呢?

李稳稳会好奇冯逢,但是她们关系好,渐渐也懂得了。柯子绪也会好奇,他会问冯逢,等她解释给他听。所以这两个人都让冯逢有了存在感,她喜欢这种被动的存在感,也很喜欢这两个朋友。

高考结束,冯逢知道她的家人不会对她有所要求,她习惯了,所以顺从安排,去外省上一所三加一的商学院,三年之后去英国留学一年。李稳稳准备直接出国,而柯子绪居然选择了冯逢那所商学院。填志愿的时候他打电话给冯逢问了她的志愿,谁知道两个人还都被第二志愿录取。

“你就这么无所谓啊,你家人都不帮你拿拿主意什么的?”冯逢意识到柯子绪和她的家庭有着天壤之别,甚至和整个中国式家庭都大相径庭。

“他们都在国外,我有问过他们意见啊,他们很支持我。”柯子绪不停地和别人发短信。

“那你为什么要和我去同一个大学啊?”冯逢含糊地问道。

他们两个在学校后门的自行车棚进行着这样的对话。

“青岛那么好,待个三年不是挺好的么?”

两个人推着车出了学校后门,正遇上卖关东煮的阿姨。

“吃么?”冯逢问他。

“吃!”

这家关东煮是冯逢见过最大的流动关东煮了,有个巨大的不知道几格的涮锅,汤底飘香。以往冯逢都是饿极了和李稳稳冲过去一拿拿一碗,然后请阿姨多给一勺汤。但今天冯逢不饿,而且自行车上堆了许多的东西,她想吃因为恐怕再难有机会在放学的点恰好来到这个学校门口,不再怀着怕被老师发现的心情偷偷摸摸地来上一碗关东煮了。想到这里,冯逢一直沉默着。而柯子绪真的可以说是围着关东煮的车上蹿下跳,已经拿了满满一碗了,他长得好看嘴又甜,关东煮阿姨都已经认识他了。

“你吃得了么?”冯逢对于关东煮的不舍情怀全都被柯子绪破坏了,一脸嫌弃地看着他。

“这还不够我吃个半饱呢,而且我要吃的饱,才能去找房子住啊!”柯子绪在这里举目无亲,住校结束之后他暂时住在学校附近的宾馆里头。

“你不回英国么?找什么房子?”

“回去干吗?就几个月就去青岛了,我想找个短租住个几个月。”

“那你准备去哪里找房子啊?”

“就这一片呗,都熟悉了,而且离你也近,多方便我俩出去玩儿啊,是吧。”柯子绪怼怼冯逢。他真的是冯逢见过最随遇而安的人了。

“其实……我可能要搬家了。”冯逢直接告诉了柯子绪。

”什么?为什么啊?搬去哪儿啊?”柯子绪激动的关东煮的汤都洒了出来。

“我怎么知道为什么啊,我这不就是服从安排么。要搬到很远的地方,在经天路那里。”经天路和河西在一条地铁线上的两个端点。

“这么远!”柯子绪不再瞪着冯逢,低下头自己在思考着什么,嘴里还嚼着海带。

冯逢自己也不想搬走,毕竟这个家她已经住了六年了。而且这个房子如果空下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如果租出去岂不是要和租客打交道,万一是不珍惜房子的人

 

风不承橙花

檐嘉作者

现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阅文集团

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