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一把刀

明末一把刀

三世枕上书作者

历史

已完结 来源 :阅文集团

发布时间:2020-08-26 00:05:20

在线阅读

《明末一把刀》是三世枕上书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明末一把刀》精彩章节节选: “杨爷,班头让小的给您带个话,那林老虎昨日傍晚回城了。” “辛苦你了,拿去吃酒。” “多谢杨爷打赏,小的告退。” 今日是五月七日

《明末一把刀》免费试读

“杨爷,班头让小的给您带个话,那林老虎昨日傍晚回城了。”

“辛苦你了,拿去吃酒。”

“多谢杨爷打赏,小的告退。”

今日是五月七日,林老虎回来了,马京派手下过来知会杨天一声,杨天只是吩咐家丁们平时加强戒备,也没太当回事,既然闻香教不太可能派人来,那他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八日上午,狼牙基地训练场。

砰砰砰!响起一阵阵鸟铳射击的响动,黑烟散去,狼牙一队二队成一横排持着鸟铳立正姿势站好。

“唔,成绩还不错。”杨天走过去看了看木靶射击成绩,大都打在胸口附近,个别的打在下半身,另外有两个脱靶。

半月前,那五杆鸟铳,杨天下令让狼牙大队跟亲卫班一共四十人轮流练习装弹射击,现在练得不能说有多准,毕竟这鸟铳精准度也不怎么高,不过起码能射正方向,这就不错了。

最麻烦的是这装弹射击,首先把定量的火药包装进铳管里,用捅条略微捅实,然后把铅弹再从铳口处放入,再捅实,打开火门撒上火药粉填满,火绳要提前点上,瞄准,扣动扳机,射击,完毕后再略一清理铳身,重复这个过程。

刚开始,每人射击准备时间平均有三十六七秒,经过十几天的练习,平均缩短到二十秒左右,今日是杨天那武器工厂发放第一批鸟铳的日子,共十八杆,加上之前五杆,一共二十三杆鸟铳,杨天张大牛任贤单独一杆,其他二十杆还是由狼牙大队跟亲卫班轮流交替练习。

“好,三队,亲卫班,上前。”

“是!”

共二十一人,包括杨天,站上前成一横排,杨天手中鸟铳斜举向上,从腰侧小皮口袋里掏出药包从铳口放进去,用捅条(比鸟铳铳身的口径略小)捅实,接着掏出铅弹再从铳口放进去,捅实,拨开火门,圆形半尺长木制火药罐打开,倒入火药粉,一定要倒满,与药包紧密相连,然后双手举起鸟铳,右手握把,左手握着铳身,火绳早已提前点好,铳身有点略高于水平线,(铳身向下,药包铅弹会往前滑动。),扣动扳机,等了一秒半左右的时间,砰!火门处一股黑烟冒起,铅弹被药包爆炸的动能高速往前推,经过一米长铳管的方向加持后,出了铳口高速向前方飞去,飞了八十米的路程,砰!击中目标。

“唔,大约十六秒,”杨天计算着刚才的射击时间,“射击完后,略微一停顿清理,再装弹,一分钟能射击三次,还有很大进步空间,还得练。”

“轮流练习一个时辰,装弹的时候千万别心急,手一定要稳,步骤一定要按部就班的来,都明白了吗?”

“是!”

练习了半个时辰后,直接端着鸟铳射击的弊端出来了,连续举着七斤重的东西平端射击,一开始不算什么,时间长了,胳膊肌肉开始发酸打颤,铳口开始低于水平线,射击效果大大减弱,有个别的光点着火药,药包铅弹已经滑向前,开不出去了。

‘这怎么办?’杨天有点犯愁,张大牛走过来,建议道:“大哥,我看阿宝给那弩机做的三角叉子,用在这鸟铳上,应该也行吧?”

“……对,我怎么没想到,”眼睛一亮,杨天对张大牛竖了个大拇指,“大牛啊,好脑瓜,大哥佩服。”

“嘿嘿。”张大牛挠挠头,不好意思了。

“你们练着,我去工厂看看。”

“是!”

……杨天提着鸟铳来到工厂木匠坊,马宝跟几个手下正在那做弩机,目前已做成十架,平射可达一百步。(百米左右)

杨天冲马宝招招手,“阿宝,来。”

“你看,这鸟铳有点重,举时间长了,胳膊发软,能不能做个三角叉子,像那弩机一样,可以架在上面射击。”

“这简单啊,大哥,交给我吧,要多少架?”马宝目测下鸟铳的形制,很是自信。

“嗯,先来五十架,后面等过段时间再做,对了,这叉子不能太低,差不多到人胸口的高度。”这鸟铳真不能低了,低了铅弹在空中重心直往下坠,杨天一边想一边比划个一米六左右的高度。

“成,没问题。”

就这样说定,杨天顺便看了下铁匠坊和火器坊的生产情况,铁匠坊如今生产的板甲已经配备到杨天每个手下身上,为此杨天特意一人发了二两银子的奖励,铁匠们人人高兴,一月一两银子的工钱已不低,东家又时不时的赏银子,自家这日子越来越红火。

杨天嘱咐赵虎,这板甲一定要继续保质保量的生产,同时这俞家刀更要好好打造,长矛由县城赵家铁匠铺打造,基本这赵氏父子现在就是杨天的手下了,他们也慢慢以手下自居。

又去看了看火器坊,那些辽人带着学徒在那认真的工作,在这里不必担忧安全,工钱东家给的也足,一日三餐管饱,还有荤腥,对这些遭受过大难的辽人来说,这里真是没什么可挑剔的了。

“耿夏在我那很是刻苦,你有个好儿子啊。”

“要没有老爷,我们家可就绝后了,多谢老爷救命之恩。”

耿春抹了把脸,眼圈有点发红,他一家四口辽阳城破的时候,刚要逃出城门口,当时人挤人,都是想往外跑,赶紧逃命,大儿子被身后一个急于逃出城外的明军一刀砍死,他们三口逃了出来,来到登州,眼看就要饿死,多亏了杨天收留,如今耿春当了这火器作坊的主管,儿子又在杨天那识字习武,婆娘现在在杨堡帮着干活,秋后准备上工织棉花,这日子真是慢慢有了盼头,耿春更是死心塌地的为杨天卖命。

“好了,”杨天安慰道:“都是过去的事了,以后你们好日子还多着呢。”

“是,老爷,孩子要是不听话,该打就打,该骂就骂,不打不成才。”

“哈哈,好。”

勉励嘱咐一番,又四处看了看,这才回到杨堡,到了午饭时间,吃过午饭,杨天正在办公室看着墙上地图想着什么。

‘听耿春说,造火炮的匠人除了京城就是天津,这天津与莱州府走海路很近,什么时候有空得去看看,大炮,好东西啊。’杨天正在那想的出神。

“报告,杨柳求见。”

“进来。”

坐回书桌前,杨天看着进来的这柳姐,一身青布短打,她本身就长的有些英气,这样打扮更是英姿飒爽。

“杨柳,找我有事?”

“报告,老爷,姐妹们有件事想请老爷帮忙。”

“叫东家就好,叫什么老爷,”杨天有点无奈对方这称呼,不知什么时候,这些娘子军见了他开始叫老爷,好像都是他杨家的婢女似的。

“这可不行,”杨柳一脸正色,说道:“姐妹们都是自愿给老爷当仆人的,当然要叫老爷了。”

“……行吧,反正你们在我这也没卖身契,啥时候不想叫老爷了,再改过来,”杨天不想再讨论这话题,实在是说了几次,这些姑娘们不改,都说她们是自愿的,“对了,不是有事要跟我说么,说吧。”

“是,……是这样,”杨柳此时倒有点踌躇了,顿了顿,才接着道:“姐妹们能抬起头来做人,全是蒙老爷的大恩,可,可县城里还有不少姐妹在那苦海中受苦,我们,我们想请老爷帮忙把那些姐妹也救出来。”

“……”杨天有点懵圈,“杨柳,你可知当初为了给你脱籍,用了几方人力,知县,户房任老书,……你要这些官老爷再给杏花楼那些女子脱籍,实话告诉你,难,真难。”

这时代入了妓院的贱籍女子,真想脱籍,得当地父母官出面恩典,郑元春是因为当初徐云清才有了那次恩典,无功无德,而且与妓女扯上关系,有多不光彩就有多不光彩,郑元春才不会傻到再去帮她们脱籍。

“不是杏花楼,是那些民间…自己…”杨柳急忙辩解,说到这里,有点羞于启齿了。

懂了,杨天明白了,“你说的是杨兰那种?”

“是。”杨柳急忙点头。

“……行吧,改天我让马班头派人陪你们去见见那些姑娘,”杨天见杨柳一脸开心的样子,心里也很是舒心,毕竟是做善事,“不过,”想到一点,杨天认真的看着她:“你们不能强求那些姑娘跟你们走,人各有志,要是愿意继续过那种日子,也就随她们,明白了?”

“是!……多谢老爷。”

“别一副哭相啊,我可受不了,”见杨柳感动的眼圈红了,杨天赶紧手捂心口,做出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惹得杨柳噗嗤一笑,“好了,没事了吧,下去吧,好好训练。”

“是。”

 

明末一把刀

三世枕上书作者

历史

已完结 来源 :阅文集团

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